您的位置 首頁 社會

山東慶云民企3千畝土地被賤賣 2國企吞下全部資產

本報記者 宋婕一家地產公司花費百萬買下用于向歐盟出口肉鴨的資質,卻在半年間將其閑置一旁,按照相關規定,該資質疑似作廢。詭異舉動背后…

本報記者 宋婕

一家地產公司花費百萬買下用于向歐盟出口肉鴨的資質,卻在半年間將其閑置一旁,按照相關規定,該資質疑似作廢。

詭異舉動背后有何秘密?《華夏時報》追蹤調查發現,該操作或牽涉一項龐大的資產啖食計劃。在山東民企龍頭、中澳控股集團有限公司(下稱“中澳集團”)位于德州市慶云縣城區的3000多畝土地易主后,外界隱約辨析出兩項資產被分別拍賣背后的精妙設計。

政府官員出面電話召喚企業創始人、政府大樓內便衣埋伏抓人、3天后企業被法院裁定破產重整、兩年后民企數千畝土地被國企接盤……發生在山東慶云的這起民企遭遇隨著多家媒體的報道而被揭開面紗。

“歐號”被拍賣

2018年8月29日,阿里拍賣網站上,中澳集團關聯公司慶云新元食品有限公司(下稱“新元公司”)100%股權被拍賣,成交價為100萬。該價格與其注冊資本相同。

拍賣公告寫明,新元公司持有出口歐盟證書(俗稱“歐號”)及其他證書,含《出口食品生產企業備案證明》、《HACCP體系認證證書》等。其中《出口食品生產企業備案證明》有兩份,一份備案品種是凍分割鴨產品,另一份是禽肉熟制品。

中澳集團擁有肉鴨產業一條龍配套體系,綜合生產能力居國內同行業前三名。巔峰時期,其自稱產業覆蓋整個慶云,全縣大概有一半人在中澳的產業鏈上或與其產業鏈有關。

“歐號”被中澳集團視為最珍貴的資產,其價值無可估量。按照中澳方面的說法,“歐號”需要企業有從種鴨飼養、鴨苗孵化、飼料加工,到鴨的養殖、宰殺、加工、熟食等全產業鏈,生產車間、設備、設施等都要按照歐盟的標準安裝。這些前后達標需要十幾年的時間,投資是一般生產車間的2倍。

歐盟對肉鴨的進口標準世界最嚴,拿到“歐號”不僅意味著對歐盟28國的出口暢通無阻,還等于拿到了世界市場的出口通行證。

記者查詢國家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委員會官網,目前公示的國內獲得“歐號”企業名單,是去年4月17日更新,一共只有37個名額,新元一家公司就占據了其中兩個。

拍賣成交結果顯示,當天只有一人報名,一次出價,最終標的由慶云縣興業資產運營開發有限公司(下稱“興業公司”)拍走。

據中澳集團介紹,“歐號”要求出口資質與生產車間不能分割。新元公司有“歐號”,沒有生產車間,車間屬于集團的另一家關聯公司。

記者聯系到同樣有“歐號”的山東魯豐集團有限公司,其工作人員稱,獲得“歐號”的企業在歐盟都有詳細備案。而購買“歐號”的公司需要先在當地海關辦理變更手續,再由中國官方推薦給歐盟,歐盟決定是否來檢查。如果沒有廠房,第一步就無法通過。

去年11月13日,新元公司完成易主后的工商檔案變更,股東為興業公司,法人代表和經理更換為興業公司的董事趙永濤。同一天,公司的董事、監事和章程都發生了變化。至此,新元公司徹底實現了去中澳化。

《出口食品生產企業備案管理規定》載明,出口食品生產企業的名稱、法人代表、營業執照等備案事項發生變更的,應當自發生變更之日起15日內,向所在地海關申請辦理變更手續。

記者3月底以中澳集團員工身份致電德州海關,獲悉其目前尚未收到興業公司的變更申請。15天的期限已過,“歐號”疑似作廢了。

本應將歐號與廠房設備捆綁處置,為何只賣歐號?一位中澳集團原高管稱,這或與當地政府或有關方面為未來開發中澳龐大土地有關,因為歐號作廢后,其配套廠房地塊已無絆繩。

天眼查顯示,興業公司是慶云當地一家房地產公司,成立于2016年底,由山東慶投控股集團有限公司(下稱“慶投公司”)全資控股,而后者則是慶云縣國有資產管理局的全資企業。

慶投公司的注冊地址是慶云縣科技創業園高創中心大廈603室,興業公司在910室。記者日前實地走訪發現,910是慶云縣經濟開發區“掃黃打非”進基層工作站。記者在大廈內見到了興業公司的法人、經理趙永濤,其名片載明身份為慶投公司投融資部經理。他說,大廈由縣科技局管理,興業公司只是慶投公司名下的空殼公司,沒有實際業務。

記者在慶云走訪工地發現,縣城正在建設的商業樓盤中,有半數以上標注由慶投公司開發。

兩家關聯國企吞下民企全部資產

在“歐號”拍賣4個多月之后,管理人組織了中澳集團的另一場拍賣,標的物是集團39宗共3000多畝工業用地的使用權,和18萬平米的房屋建筑物等。

記者在慶云發現,這3000多畝土地大多在縣城的核心城區,縣城最大的公園綠地北海公園北門外就是集團總部,總部再向北一街之隔就是中澳工業園區,其北側是慶云著名的金山寺景區。食品一公司與前兩處不相鄰,依然處于繁華地段,向西2公里就是慶云縣政府、醫院、購物廣場等所在。此外,拍賣還涉及其他分散的大片土地。

根據拍賣介紹,資產評估總價值是2.1億,即每畝不足7萬元,未提供資產評估報告。今年1月13日,唯一報名的德州慶融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(有限合伙)(下稱“慶融公司”)以起拍價2.1億元成交。

中澳的股東曾向管理人索要過評估報告,但截至目前尚未拿到。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破產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欣新認為,資產評估報告與債務人利益相關,后者理所當然享有知情權。

記者注意到,在司法拍賣平臺上,慶云縣另一家企業山東一通管業股份有限公司將在4月4日進行破產拍賣。同樣是工業用地,面積1.9萬平米,大約29畝,房屋建筑面積2500平米,資產評估價值超過1073萬元,合每畝37萬元,遠遠高于中澳集團的估值。而這家企業與中澳集團僅隔一條馬路。

王欣新認為,作為破產管理人,其工作的基本原則是資產保值、增值最大化,資產處置最大化。但在張洪波親屬看來,管理人顯然沒有遵循這個基本原則,中澳的資產被嚴重低估了。

天眼查顯示,慶融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17日,也就是發布本次拍賣公告的5天后,經營范圍是對未上市企業的股權投資、對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投資及相關咨詢服務,與拍得的標的物在經營上沒有交集。

有意思的是,這家公司有3個股東,其中之一是興業公司,即拍走“歐號”的房地產國企,而另外兩家股東背后則浮現出山東省政府國資委的身影。3家股東的出資比例未公開,但顯然,這次的買受人又是一家國企。

慶融公司的注冊地是高創中心大廈1008室,與興業公司和慶投公司在一座大廈內。但在記者的實地走訪中發現,1008室掛著的牌子是黨建活動室。

趙永濤介紹,慶融公司雖然注冊地在大廈內,但辦公地在濟南,就通過縣科技局的關系將公司注冊在黨建活動室。

趙永濤提到,慶融公司在競拍到中澳集團的土地等資產后,只安排了兩個人到慶云清點,人手遠遠不夠,縣長就要求慶投公司派10個人協助。趙永濤說,清點工作很簡單,就是按照管理人提供的表格,對比廠房、設備,有的打對勾,沒有的打叉,前后用了一周的時間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記者3月29日致電慶云縣國土局規劃辦, 上述土地已經被規劃為商業用地。

點擊進入專題:山東慶云百億民企破產疑云

責任編輯:王亞南

為您推薦

返回頂部
一波公式规律